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缘 > 文章归档 > 2016年10月
2016年10月31日 23:05

研究量子力学的人类在走怎样一条路?

量子纠缠,网上字典的释义为:量子纠缠(quantum entanglement),又译量子缠结,是一种量子力学现象,其定义上描述复合系统(具有两个以上的成员系统)之一类特殊的量子态,此量子态无法分解为成员系统各自量子态之张量积(tensor product)。 (完全无法理解)   好在有这个说明:量子纠缠态的实验表明,一对处于纠缠态的粒子A和B,不管A、B相距多远,A的状态一改变,B的状态会同时发生改变,这种A、B间信息的传递速度超越了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24日 18:24

在未来,张爱玲必死

在未来,张爱玲必死

张爱玲说:人生有飞扬,我飞扬不起来;人生有热闹,我亦热闹不起来。

正是不飞扬、不热闹成就了张爱玲和她的文字。不能忘记的还有张爱玲身处的时代——新兴的城市时代。

现在的青年人还读张爱玲吗?

千禧一代的城市青年进补般吃着漂亮和繁华?我们这些三四十岁的中青年人会更钟爱张爱玲吧?却想苍凉也苍凉不起来,在一次时代的回光返照中抓住些丝线般的烟,手心留下平白无据的触觉。

我们的城市还没有建立就已经老了,朋友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8日 23:46

现代始于江湖终结之处

现代始于江湖终结之处

很久以来都想说一本书,因为在我看来,没有哪本书能像这一本那样,透过它的故事,讲述我们这几代中国人所经历和面对的历史残存和心底的交错感怀,我说的这本书是张北海的小说《侠隐》。

“他隐隐有一点儿回家的感觉,虽然北平也不是他的家……但是今天,晒在身上暖乎乎的太阳,一溜溜灰房儿,街边儿的大槐树,洒得满地的落蕊,大院墙头儿上爬出来的蓝蓝白白的喇叭花儿,一阵阵的蝉鸣,胡同口儿上等客人的那些洋车,板凳儿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7日 23:59

有些人饮灯如水

有些人饮灯如水

最近总是给朋友分享《暗夜传灯人》这本书。之前还有一本书叫《燃灯者》,两本书的书名很相近,都是晦夜里的景致。

灯火外的人真要警惕,因为黑暗中人如飞蛾,拼了命扑过去,这行动当然是一种赌博。有人遇到了灯,有人遇到了火,结局当然不同,但出发的时候却都是愚昧。上面说的两本书堪称明灯。

今天谈到中国的老年人总与各式各样的诈骗难舍难分,我说这是典型的文革后遗症,现在的老年人,恰好是文革失学的一代人,许多人是当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6日 22:58

雾霾里谈些鸟事

雾霾里谈些鸟事

有个朋友在北京开了个茶馆,临街的二楼,古色古香,对开的漆红木门里面有一个高高的鱼缸,里面养了三四条小金鱼,鱼缸上面有一个鸟笼,里面是一只声音清脆婉转的画眉鸟——曾经是。

有次再去,画眉是没有了,问起来,原来是楼下装修,升腾上来的油漆味儿把画眉一夜之间给熏死了。后来朋友养了一只鹦鹉,目前还活着。

小鸟生命脆弱,是一眼就能看出来。我住的平房在一个杂院里,临街也有一扇像模像样的对开漆红的木门。刚搬过来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5日 10:18

官僚主义语境下讨论雾霾的三种策略

官僚主义语境下讨论雾霾的三种策略

 

每到雾霾深重的日子,总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,雾霾锁住了人们匆忙的脚步,让繁忙的都市人类有了夹缝中喘息的空隙——还请戴上口罩喘息。

这样喘息的时候,我总是反复回想起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短篇小说《烟云》,通过文学夸张的空气污染讽刺官僚主义的佳作。

小说中有一个情节是主人公为自己所供职的杂志《净化》撰写社评,探讨空气污染治理问题,结果三易其稿,很欢乐,我们一起来看:

 

“工业城市大气净化协会”机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3日 22:56

如何看待张锐的死亡?这不是问题的关键

前几天,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的意外死亡和他妻子的悼念文章在网上流传,引人感慨、感伤,也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生死的各种思考。

不少人对于张锐的早逝感到惋惜——当然是如此——由此想到如果他能够稍稍放松一下、多留一些时间给家庭和自己,或许可以让结局不至于如此感伤。

虽然与张锐素未平生,我也进入了于此有关的思考,几经辗转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无法对他的死亡和生前经历发表看法。原因很简单,缺乏足够的信息——或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3日 14:17

阿多尼斯-诗歌的意义在于撄犯

尚未颁奖,网上忽然疯传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获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。不论获奖与否,阿多尼斯的诗歌及其文学创作,对于中国的读者和特别是诗歌写作者具有独特的意义。

意义何在?今天分享2009年阿多尼斯在北京领取“中坤国际诗歌奖”的颁奖致辞《诗歌的意义在于撄犯》,他谈论了一个重要的话题:在一个没有创作自由的社会里,我们如何写诗?正文转载如下:

 

1

在当今,许多人都在谈论诗歌之死;然而,真正的死亡在于附和或...

阅读全文>>